当画画成为一种任务或者必要去做的事情的时候真的感到很厌恶。


关于求证/判断堂主是直是弯(我又来了:P

以下为条件:

1.喜欢翻白眼或者嘟个嘴


2.妇女之友极少同性朋友


3.心思细腻敏感(?)但嘴毒


4.自拍角度别致而且喜欢自拍


5.害怕孤独不喜欢一个人呆着


6.注意形象


7.必备面膜洗面奶甚至身体乳


8.看到好看的男生眼神会不一样


9.文案或莫名其妙或清新文艺


10.不喜欢篮球足球喜欢健身


ps:第二条无需证明大家都懂,为堂主自带属性。

且以上条件符合,由此可知该命题成立。


(另外上次做了一个周老师的求证贴,这次就换堂主好了。废话有些多,但还是希望诸位看得开心:P

关于“德云舞王”的遐想

就......突然想看孟哥跳“桃花旗袍”(不了解的可以去看一下mv)


你们想像一下堂堂穿着旗袍(什么款式都行)然后在台上跳舞的样子,然后顺便“勾引”一下超冷淡的狗粮老师,啊我死了。


(对不起我是魔鬼:P

孟小姐,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,就像安河桥下清澈的水。


(不由自主就唱出来了,外加日常分不清自己是弯是直:P

【关于求证/判断周老师是直是弯】


以下为条件:


1.喜欢翻白眼或者嘟个嘴



2.妇女之友极少同性朋友



3.心思细腻敏感(?)但嘴毒



4.自拍角度别致而且喜欢自拍



5.害怕孤独不喜欢一个人呆着



6.注意形象



7.必备面膜洗面奶甚至身体乳



8.看到好看的男生眼神会不一样



9.文案或莫名其妙或清新文艺



10.不喜欢篮球足球喜欢健身



第3项为简答题:西安场有粉丝问:九良你是不是瘦了呀?周老师反问:你是不是瞎了啊?


第7题:条件不足无法证明,但由于满...

【界限不明】(访谈体,如果良堂其中一方死亡)

【周】


“我......其实我一直觉得他还在我身边,哪也没去。”


“我是17岁那年跟着他的,那年他23岁,在他眼里我就一小孩。说来好笑,以前我在台上老说让他躲我远点,其实台下粘着他最久的还是我。”


“没想过他会突然走了,当天上午他,就,就穿了一件......(访谈被中断片刻)


“咳,不好意思我们继续。我记得那天上午他穿了一件外套,是我在他过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,他一直没穿,我记得有一次问他为什么不穿,是不是嫌我送的不好看。当然我也一直对我的审美比较不自信,他当时笑了笑,那个笑容我现在还记得,他说就是因为是我送的才舍不得穿。其实有一次我看到他有一个收纳柜里头全是我送他的东西...

师傅帮忙将扇子的落款写上堂堂的名字时我整个人都是激动的!!!吹爆!!!

(另外中秋的文案已经写好了,待我疯狂码字去o(*////▽////*)q

【游园惊梦】后续 (良堂)

(很甜,信我:P)


孟鹤堂做了个梦。一个他希望真实地发生在现实的梦。



在梦中,场景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歌舞厅。



周九良把玩着玉佩道:“自古只闻女子逃婚,没想到那天出了个新例。小妹听得那将要与她拜堂成亲之人逃婚后,还要死要活的,好在之后总算有人收了她,现在生活也算过得去。不过睹物思人不易,小妹便将这玉佩转交给了我。”说罢将视线从玉佩移到了孟鹤堂的脸上。



孟鹤堂被盯得心虚,微微偏了偏头:“是,是吗?那还真是......不巧啊。”



周九良没说话,只是将玉佩塞入他的手中,沉默地看了一会。过了不久,他缓缓道:“先生大概不记得了,当年你逃婚从后院翻...

【游园惊梦】 下(良堂)

令孟鹤堂没想到的是,他与周九良会面的地方居然是上海最有名的歌舞厅。


他作为一个从来只在戏园子里唱唱戏的戏子,哪里到过这种地方,就算他以前还是少爷的时候也一样没去过。


“呦,先生来了,请坐。”刚一进门,远远便看见了周九良。他与昨天还是一样,着一袭戎装,手里正把玩着一件玉佩。


不知怎的,孟鹤堂却觉得这件玉佩好像在哪里见过,细想又想不起来。


“先生是觉得我这玉佩有意思?”周九良见他一副目不转睛盯着玉佩的样子觉得分外有趣。


孟鹤堂听得这话一惊,连忙摆手。


“听闻先生姓孟,而这玉佩呢,说来好笑,是我还在北平时一位也姓孟的故人送给自家小妹的聘礼。可惜啊,这桩婚事呐,...

【游园惊梦】 中(良堂)

(对不起列位,我写的实在是太慢热了,本来好好的就想两篇完结,结果现在又多出来一篇,还请您多担待。)🙇


孟鹤堂与一干人等安葬了班主后,扶着师姐回到客栈,一路上寂静无声。


待到客栈坐下后,有一帮师弟们看着师姐不说话的样子知道她伤心,便相继出了屋,留下了师姐和什么都不知道的孟鹤堂。


“师姐,这——”


“小孟啊,”没等他说下去,师姐先一步打断了他,“师傅对咱都挺好的,你看你当年进来还什么都不懂,师傅一个人带我们这一帮孩子多累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啊……”


“师姐,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
后来听师姐断断续续地讲着,孟鹤堂倒也明白了...

1 / 3

© Ming_schr | Powered by LOFTER